005|本周问答:如何做出金融决策

笔记划重点

 

1、留学是一种人力资本投资,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投资决策,所以你一定要从“风险-收益比”的角度去考虑问题。

这些年,很多年轻人都想去国外念书,但这个花费比较高,一年可能就几十万,几年上百万就投出去了,而且投资的周期也很长。放在前些年,出国留学的“风险-收益比”很高,因为那时候出国的人少,一回国就有鲤鱼跳龙门的感觉,整个人就身价倍增了。但是,随着出国的人越来越多,门槛越来越低,回来以后的收入水平也不像之前那么高了,提升也不是那么显著。这意味着留学投资的“风险-收益比”是逐步降低的。从单纯的现金流的角度来看,这位同学当初买了房应该是非常成功的一笔投资了。

至于怎么去作人生规划和人生投资,这里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。比如说有的人“留学”是为了开阔视野,见识不一样的人生,有的人则是要镀金,获得更高的薪水和职位。面对不同人群,你判断“值不值”的标准和价值尺度就不一样。所以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一个自己的知识框架和思维方式,掌握事情背后的一般性规律,然后因地制宜、因时制宜地来安排你的人生。社会环境在变化,但是人性其实没有变过。你要在理解人性的基础上理解这些宏观环境的变化,才能够把握未来的趋势。

所以,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说,为什么金融有用,因为:

它是一个风险-收益决策衡量的框架性思维,一个人要具有这种思维能力,才能保证在大的人生决策上,作出对的选择。

它是一门对未来做资产配置的学问,它的一切都是基于对未来的计算、预测和分析。这是金融的一个根本特征。它不关心过去,它只关心未来。

 

2、希哥的故事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,大概和我们身边很多很多普通人一样,但是她多了一点点金融基础知识,也就多了一点点生活的智慧,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好一点。所以我觉得,金融素养确实是现代社会每个人都应该具有的素养,和你的专业、年龄无关。当然,年轻人就更应该学点金融了。

 

3、金融学一直在研究要为人们提供“最优”的“风险-收益”权衡方案。所谓“最优”就是针对个人不同的“风险偏好”做出一个最佳的选择。这两年,行为金融学特别盛行,2013年的诺奖得主 Robert Shriller 和今年的诺奖得主 Richard Thaler,他们都是研究人的心理会对人的投资行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

比如说,有些人是风险爱好者,一个典型的判断标准就是:他们从不后悔自己做过什么事,只会为没做什么事后悔。相对而言,他们就可以做一些高风险、高收益的投资。他们适合去做天使投资人。因为投天使意味着:投初创项目,失败的概率很高。但你10个里面投中1个,你都算是赚了。所以你得有胆略,你得投下去,你要敢于冒风险。这一投下去投中了,你可能就财务自由了。这种人还可以投一些高科技的,或者是医药行业的项目,风险高,但是期望收益也高,反正赚了就赚了。

但是另外一种人,他们对风险很厌恶,他们特别保守,那就明显不适合这个行业了。天使项目都有风险,他们这种性格就会反映在他们的项目选择上,他们可能一年以后,一个项目都投不下去,因为看着都发怵。他们要是投了一支高风险的债券,做了一笔高风险的投资,万一亏了他们肯定很心疼,然后会后悔地说,“我绝对不该做这种事”。这种人的投资策略就应该是保守一点,应该多选债券、多买指数基金,做保守型、不激进的投资。

所以,每个人的风险偏好不一样,这种风险偏好不仅会反映在你的投资决策上,甚至对你的人生决策都会产生很大影响。很多人一辈子混混沌沌,根本搞不太清楚自己的风险偏好,也搞不清自己的风险厌恶程度,这对于我们人生的决策来讲,其实挺有害的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红哥笔记 » 005|本周问答:如何做出金融决策

赞 (1) 打赏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